">
光荣事迹

陈宏:山高水远 风景依然

来源:贵阳院 作者:杨锦强 时间:2015-03-27【字号:
“既然选择了水电事业,就必须认真去做,想方设法做得尽量完美”陈宏的这句话初听起来有些生硬。但仔细了解他30多年在水电勘测设计上走过的足迹,阅读他的“作品”,就会理解其中丰富的内涵。
   作为中国电建集团贵阳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阳院)副总工程师,陈宏在同事的眼里是一个话语不多的人,但绝对是一个踏实稳健的专业技术尖兵。
     今年55岁的陈宏对自己30多年来的工作评价是:做的都是很普通的事,只不过参与、经历的水电项目多一点而已。
“水电建设项目周期长,一个人一生也干不了几个项目。所以,作为项目负责人,不管项目大小,都要十分认真对待,设计出不同特点不同风格的作品。”
   “一个水电勘测设计工作者,从穷山恶水中体会到美丽的风景,这是我的幸运。”正是带着对水电发展的专注和执着,沿着时空的脉络,陈宏一路行走在水电勘测设计的道路上,成为贵州本土为数不多的水电勘测设计专家。
十年磨剑始见锋
1982年7月,陈宏从贵州工学院水利水电工程建筑专业毕业,分配到贵州省黔南州水电设计院工作。
当时全国水电项目都不多,和许多大学毕业生一样,陈宏也只是参与一些小项目的杂活。这期间,先后参与了贵州省翁安县松坪水库除险加固工程、独山县牟尼河水电站工程、翁安县清水水电站工程、平塘县卡浦水库灌溉工程、贵州省渠系建筑物(陡坡、跌水部分)定型设计等项目的勘测设计。
“那时候什么都干,单位小也没有细分工作。”陈宏说,直到1987年10月调入贵阳院水工二处从事水工结构设计后,才真正干起了自己的专业。
从1988年到1993年,是陈宏在专业上受到重点锤炼的5年,为后来独立完成项目设计作了较好的铺垫,先后参与了猫跳河红枫水库除险加固工程—大坝帷幕灌浆防渗处理项目、猫跳河李官水电站、普定水电站设计及施工监理。
红枫水库大坝始建于60年代,由于建造时防洪标准偏低,不再适应防洪要求。1988年,贵阳院接受大坝加固工程任务后,在国内首次采用堆石坝水泥灌浆防洪渗漏技术取得成功,同时将大坝提高两米,直到今天,大坝稳固依然。
猫跳河二级半李官水电站是陈宏全过程参与设计第一个水电站,电站虽小,确得到了全方位的锻炼。
1991年,31岁的陈宏成为乌江支流三岔河普定水电站的项目施工监理,开始独立管理项目,主要是对电站厂房设计,这也是贵阳院第一次引进施工监理管理模式。对于陈宏来说,是过去工作近10年来的牛刀小试。
殚精竭虑战柘林
陈宏真正意义上的全面独立负责勘测设计项目是1993年 那一年,普定电站建设进入后期,陈宏受命奔赴云南,主持云南省澄江县南盎江罗碧水电站工程的勘测设计,项目是贵阳院在河床冲击层建的第一个电站。
“虽然有压力,但当时人年轻,也参与和经历了很多项目的勘测设计,项目在较短时间内完成。”陈宏在回忆第一次全面担纲时,目光显得坚定而深邃。
罗碧水电站解决了在河床砂卵石层上建筑物的稳定、不均匀沉降及大流量的泄洪和防冲、消能问题,且工期短,效益显著。
1994年4月,陈宏被调到贵阳院水工一处任副处长。那一年,清水河梯级水电站建设开始启动,他被指定主持大花水水电站的预可行性勘测设计。1995年上半年,大花水水电站预可行性报告完成。由于需要投资10多亿元,当时资金不足,电站建设被搁置下来。
陈宏清楚地记得,1995年,是贵阳院的困难时期,设计项目较少。当年5月1日,在贵阳院领导的带领下,10多名业务骨干奔赴江西,接手江西柘林水电站扩容项目。
柘林水电站首台机组于1972年8月投产发电,电站原装机4台,总装机容量18万千瓦,是江西电网调峰的骨干电厂和鄂赣联网的接口枢纽。柘林水库是江西省最大的水库,总库容79.2亿立方米,列亚洲土石坝库容之首。在水库下游,是京九铁路枢纽,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在贵阳院进入该项目之前,已经有多家设计院对该扩容工程进行过设计,结果方案都被否定。
“那是一块硬骨头,而且条件比较苛刻。”经过对项目地理环境进行综合分析,贵阳院决定由陈宏担任项目经理,负责该项目的勘测设计。
“当时贵阳院开始试行项目管理模式,以前是设计总工程师管理模式。” 作为贵阳院第一个项目经理,又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项目,许多难题原来都没有遇到过,对于当时的陈宏来说,面临着极大的挑战。
“一个是开挖面积大,另一个是控制爆破问题。”陈宏介绍说,整个扩容工程开挖土石方量达到200多万立方米,混凝土20余万立方米,最长达2公里,最高130多米。由于地质条件复杂,开挖时很容易造成边坡变形,边坡的稳定直接关系到水库安全。而爆破控制的成功与否,是整个扩容工程的关键。
为了解决上述难题,陈宏带领他的团队经过充分的勘测分析后于当年底完成了可行性研究报告,经过反复论证,工程于1998年开始招标,当年12月开工建设。
“在施工建设中,针对不同的地质条件,除采用常规方式外,根据现场开挖情况,及时定方案处理。”陈宏介绍说,经过近三年的施工,在确保原有建筑物及水库安全运行的前提下,2001年4月进水口下闸,引水明渠充水;2001年12月首台机组发电,2002年5月第二台机组也顺利发电,2002年10月通过工程竣工验收前的安全鉴定。
经过10多年的运行,柘林水电站扩建工程方案的经济效益明显,主要是解决了扩建工程中的高边坡抗滑稳定与处理、引水系统复杂的水力学及低水头大流量的过渡过程、大断面引水隧洞、控制爆破等一系列问题。
2002年,该项目获贵州省第十二次优秀工程设计奖三等奖,2004年获贵州省第十次优秀工程勘察一等奖,贵州省第十三次优秀工程设计二等奖。
打造国内一流大花水
2002年柘林电站顺利投产后,陈宏回到了贵阳。当年,清水河大花水水电站工程再次启动,他也再次主持该项目的研究。
清水河位于贵州省中部,属长江流域乌江水系,是乌江中游右岸较大的一级支流。
 “清水河最早规划是5个梯级电站,经过多次勘测论证,我们提出将三级变成二级的设想,得到有关部门的认同。”陈宏说,调整后的规划,在不增加投资的情况下,三级并为两级电量有所增加,总投资减少。
大花水水电站枢纽工程主要由碾压凝土拱坝、左岸重力墩、坝顶开敞式溢流表空、泄洪兼冲沙中孔、左岸引水系统及地面厂房、开关站等组成。2003年底启动工程开展准备工作,2004年2月导流洞及其它辅助工程开始建设,2005年4月大坝碾压混凝土开始施工,2007年8月下闸蓄水,同年11月两台机组先后投入发电。
“大花水水电站是当时国内最高的碾压混泥土拱坝,坝高134.5米,到目前也是国内数一数二的。” 陈宏说,清水河大花水水电站工程经过调整规划及方案调整,解决了工程经济指标不佳的矛盾,使得工程建设成为可行。电站采用的拱坝坝体体型、设置的两条诱导缝和横缝,以及两条周边短缝,重力坝不分缝,泄洪建筑物三表孔和二中孔布置在拱坝坝身的布置和结构形式,泄洪流量大,结构复杂。所采用的结构形式,有效的减少了施工中的干扰,实际施工时间不到14个月,并实现了最大月碾压混凝土上升33.7米的施工记录。
大花水电站分别获得中国电力优质工程奖和省内多个大奖。从1995年到2007年期间,陈宏还先后主持完成了北盘江石板寨水电站、重庆郁江马岩洞水电站、北盘江善泥坡水电站等工程不同阶段的勘测设计。
打开“石门”筑“心”坝
2006年8月,大花水电站建设接近尾声,陈宏被安排前往新疆主持大型水利枢纽工程项目勘测设计。该项目主要采用碾压混凝土重力坝设计,2008年下闸蓄水,2009年建成投产。
在此期间,陈宏还主持了布伦口水电站的设计监理和石门、艾希克、三工队等水电站不同阶段的勘测设计。
石门水电站是贵阳院在新疆地区承担的第一个勘察设计项目。“石门水电站大坝是贵阳院首次采用砂砾石筑坝技术,也是目前为数不多已建成的超过100 米的砂砾石沥青心墙坝。”陈宏说,采用这种技术,主要是针对新疆特有的自然环境、工程地质条件,在以冷、热、风、干为特点和温差大、变化快的气候条件下,成功解决了碾压混凝土的温控和防裂问题,以及大埋深、高水头长引水隧洞存在的高地应力、高地温等带来的相应技术问题。同时,工程直接开挖,不用爆破,成本较低。
石门水电站于2008年9月开工,2011年4月截流,计划于2013年7月首台机组投产。
从2006年到2009年,在3年的时间里,陈宏在贵阳与新疆之间不断来回奔波。
2009年以后,陈宏担任贵阳院专职副总工程师。期间,主持完成了布伦口水电站的设计监理和石门、艾希克、三工队等水电站不同阶段的勘测设计;主持完成了非洲国家刚果(金)布桑加水电站的可行性研究阶段设计技术咨询工作。
此外,还参与了贵阳院新能源风电场、太阳能光伏电站等项目设计,并负责土建方面的技术工作。同时还参与国外多个水电项目的现场踏勘和技术指导,涉及非洲和东南亚等多个国家。目前还任四川广安龙滩水库工程、新疆米斯克尼水电站的项目经理。
 “一年有一半以上的时间在出差途中。”尽管是副总工程师,但陈宏近年来的时间还是在一线较多。在陈宏的记忆中,当初考大学时根本就没有报水工专业,也没有想过要搞水电。但是当接触到水电工作后,他觉得很有意思。
 “设计是整个工程的灵魂”,这句话早在1984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就已经提出,是对工程勘察设计工作的地位与作用的精辟概括。
在陈宏看来,自己过去30多年的工作实在是太普通太平凡。和许多痴迷于专业技术的人一样,说到自己的成绩时总是轻描淡写,寥寥数语。但在讲述专业技术时却眉飞色舞,滔滔不绝。
有人说,人生有三重境界,这三重境界可以用一段充满禅机的语言来说明: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或许,在那些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中,只有陈宏这样的专家才能达到“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的境界。

XML ͼ | Sitemap ͼ